业务邮箱
IV3fG95x@googlemail.com
首页 » 丝袜美女> 正文

竞月贻香

发布时间:2020-03-23 14:12:13

这是一个古朴繁华的大郡,是梁朝西南的最大商务交易中心和最大的军事驻扎地:綦州!天空如同一个巨大的蓝幕笼罩在这繁华的城镇上空,明媚的阳光透过街边茂密树木的枝叶撒在这由方正的砖石填平的宽阔马路。悠长平坦的马路似乎没有尽头。周围是精致的瓦房,阁楼,走着数之不尽的酒家,客栈,茶阁,门庭若市,来来往往的顾客络绎不绝。其中最豪华气派的是一家茶楼,这座茶楼高达五丈,大门便有两人高,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天门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敬畏。大门是由巨大的红木做成,平整光滑,看起来如同一个红艳的美人在悄然起舞,巨大的门环是由晶莹的白玉做成,入手光滑,似乎在抚摸处女的皮肤,多边的房顶高高耸立,在房顶的四周又有一个弯勾,上面雕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神兽,周围的花纹密密麻麻,但是无处不透露着精致,豪华。门前两只丈高石狮威武异常,铜铃般的眼珠摄人心魄,锋利的爪子扶在地面似乎随时都可以暴走伤人,似乎活的一样。透过威武的大门便看见那一眼不见底的通道,通道的四周是一个个由各种上好木材做成的茶叶箱子,零零总总,琳琅满目。一进门便会有一种幽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只让人觉得自己的肺部都清新了。伙计在其中忙来忙去,个司其职把整个茶楼打理得井井有条。来买茶叶的客人也络绎不绝,他们都身着华丽,在茶楼外面都有轿子和仆人等待,他们在店里伙计的带领下了解着这种茶叶。整个茶楼呈现出一种奢华热闹的景象。这个茶楼就是綦州最大的茶楼——-清香楼!“叫你们老板出来!”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一个穿着丝绸的瘦弱男子,他的手上正抓着一把茶叶,脸上露出一种轻蔑的神情,他的身后站着4个壮汉,个个都是高大粗壮的身材,有心的人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个个身怀武功,第一个人浓眉大眼,他的双手十分光滑,但是整体看来缺显得十分僵硬,应该是一个长期修炼双手的外功高手,第二个人的双脚力量很足,稳稳的落在地下,似乎无论用什么力量都无法使他移动半步,应该是一个下盘高手。第三个人身材娇小,应该有很好的轻功。最后一个面相清秀,身穿一席白衣看起来就像一个瘦弱书生,但是他的背后确实背着一把长剑,显示着他武者的身份。他们现在都依次站在瘦弱男子的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伙计。“花爷,这实在是小的该死,弄坏了茶叶的包装,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小的这一次吧!”“滚,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和我说话?”这位被叫做花爷的男子便是如今的綦州太守的侄子,王守花。这个女人般的名字和瘦弱的身材都在暗地里被沦为笑柄,大家都叫他花娘。但是他家权势滔天,整个城都有他的眼线,凡是取笑过他的人没有人逃过他的魔掌,他们无一不被割去舌头沦为哑巴。所以大家都知道这是个睚眦必报的狠角色。“算了,看你不断磕头认错的份上我也不打算为难你了,你自己说是哪只手弄坏的,今天就把那只手留下来!”王守花对这小伙计露出一个笑容,似乎显得温柔达理。伙计刚开始还以为自己走运逃过一劫,正准备感恩戴德的磕头,但是听到后面的话,他的脸色一下子就白得似雪,没有一点血色。“来人啊,给我砍了!”王守花的神色一下子就狰狞了起来,似乎一下子变成一个杀人恶魔。“交给我吧。”王守花的身后的练习双手的高手走了出来,他黑黝黝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他缓缓走到伙计的面前像捉一只小鸡似的一下子就把伙计举到空中,一只手拉住伙计的一只手。伙计害怕至极,他不断的挣扎。双腿也不断地踢动。口中不断地说“花爷,你就绕过小的吧,小的下次不敢了,花爷-花爷…”王守花一脸戏虐地看着伙计,没有说话。现在周围已经有很多的人聚集了,大家都远远地看着这一幕,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头,更有害怕的抱着自己的孩子就不断地往后撤走,生怕自己招到无妄之灾。但是更多的人还是抱着同情的目光远远看来,但是也不敢发表评论,在这个地盘,这位公子哥就是老大,也只能怪他倒霉了,谁让他惹上不该惹得人呢?抓着伙计的那个壮汉看看周围,再看看眼前这个瘦弱的伙计,朗声道“这就是冒犯我家公子的后果”他话音刚落便双手用力直接将伙计的双手硬生生地扯了下来。伙计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接着直接晕了过去。只见断手出血如泉涌,血水四溅,光洁的地面一下子就血迹斑斑。“好!”王守花就像是打鸡血一般,面目狰狞无比,他大笑起来,“这就是冒犯我的下场!”人群一下子寂静无声,没有人敢直视他,他们有的摇摇头慢慢地退了出去,有的叹着气望天,似乎在说着人心不古。突然人群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一个几十个人组成的轿队走了过来。轿子在茶楼门前停下,一个车夫低下身子让那轿子中的人踩在背上走下来。这时,轿子的帘子打开了,一个脸上有些厚厚肥肉,皮肤光洁如新,浓眉下一双咪着缝的眼睛在堆积的行人身上瞄开瞄去,只见他身穿枣红色的大长袍,长袍上画着数不清,令人眼花缭乱的大铜钱。他的右手侧挂着一个精致的香囊,右手的大拇指上一个翠绿欲滴的大扳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就是这座茶楼的主人,綦州的首富——白牧!在他的身后右侧是他的大管家阿福。阿福身材十分高大,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他那张刚猛的面上却挂着完全不符的猥琐笑容。“各位,发生什么事了?”阿福推开众人走上前去,他一下子就看到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伙计还有断手,然后往右侧看见的花少爷,他经历颇多,一下子就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转过身去在白掌柜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知道了。”白掌柜的神情不见变化,他大步走了上去当看见花少爷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肥肥的脸上一下子就堆满了笑容。“花少爷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他似乎没有看见地上的人似的,“是要买什么茶叶吗?要什么尽管说,我送给您!”“白大掌柜啊,你的好伙计可是好得很啊!我的茶叶就是被他这低贱的手玷污了,我替你惩罚他,你不会生气吧?”虽然是道歉,但是这位花少爷缺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现在他身后的高手也一个个充满嘲讽。“这怎么能怪少爷呢?都是这该死的奴才害了少爷的雅兴。”白掌柜直接走到花少爷的面前亲切地握住他的手说道“有什么耽误之处,请您海涵啊。”他悄无声息地从自己的袖中拿出一叠银票放到花少爷的袖中“好说好说。”花少爷感受到了这一举动,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充满笑意来。“我没有经过大掌柜的同意就私自处理,我也有错误。我现在就跟大掌柜陪不是。”他说完居然真的就弯下了腰。白掌柜连忙扶起他,十分愧疚地说“我让人冒犯了公子,公子居然如此大气,实在令人惭愧”“好了,我都说是我错了,你也不必争了,现在我出去太晚了,要回去了,不然我家叔父可要担心了。”他得到了银票急于享乐自然也没有功夫再去探讨这个对于他无关紧要的事了。他对着身后的人挥挥手,然后大步向外走去,外面的人群急忙让出一天通道,丝毫不敢耽误。“公子慢走,下次来玩。”白掌柜依然笑着回应。不一会儿花少爷的身影就消失了,这时白掌柜的笑容一下子就收了起来,仿佛一下子就充满了威严。“掌柜,地上的人怎么办?”阿福凑到白掌柜的耳边低声询问。“怎么办?这丢人的东西真是废物,给我惹多少麻烦,现在双手也没有了,还能怎么办?”白掌柜的脸上没有一点神色,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那那个花少爷呢?”阿福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他的脸上依然十分平静。“杀了!做干净点,我清香楼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惹的。”白掌柜的脸上浮现一股劣气,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猛虎般嗜血。“好的。我会做好的。”阿福声音依然没有变化,只是双脚下的地板传来阵阵撕裂声。“辛苦你了。”白掌柜的声音有了一丝温度。阿福点点头,随即双脚运气,只见一丝白雾从脚下升起,突然看见一道残影向远方飘去,一会儿就没有了踪影,阳光依然,那街上拥挤的人群居然一点也没有发现这快速移动的身影。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百度搜索